馆藏搜索:          
杨永胜版画专题展(2012.10.11)
发布人:user  2012-10-12 09:51:51  

 

    杨永胜,1967年生于云南省曲靖市,1991年毕业于云南艺术学院美术系版画专业。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国家二级美术师。云南曲靖画院院长,曾任曲靖市美术家协会主席。2004年获得美国福特基金会国际全额奖学金资格,2006年1月赴美,2009年12月毕业于美国夏威夷大学,获MFA学位。2010年入住宋庄60艺术区。

        

    2011年6月     心迹-杨永胜个展——北京宋庄六边形艺术交流中心

    2009年9月     交椅From My Position美国夏威夷大学Commons Gallery

    2009年10月    永远的虫——杨永胜版画作品展——火奴鲁鲁当代美术馆

    重要参展

  2011年 全国版画名家邀请展  广东东莞

  2011年 中国当代版画展—古巴亚洲艺术博物馆

  2011年 北京宋庄上上美术馆”7,1 “美术作品展

  2011年 象外之象国际抽象艺术展—北京奥展国际艺术汇

  2010年 第7月 中韩(梧州)国际艺术展

  2009年 另一个中国—西南少数民族地区当代版画展——康乃迪克大学,美国

  2009年 另一个中国—西南少数民族地区画家近作展——The De Menil Gallery of Groton School, 波士顿,美国

  2004年  第十届全国美展

  2004年  第十一届台湾国际版画及素描双年展——国立台湾美术馆

  2003年  第2届中国美术金彩奖全国美展

  2002年  第16届全国版画展

  2001年  台湾彩墨VS.云南重彩特展——台中,台北

  2000年  中国艺术博览会

  1999年  第九届全国美展

  1998年  第14届全国版画展

  1997年  第三届加拿大枫叶奖国际水墨创作展——加拿大

  1996年  第13届全国版画展

  1996年  云南现代重彩画展——美国

  1995年  全国第十次新人新作展

  1995年  云南曲靖重彩画作品展——北京国际艺苑

  1994年  第12届全国版画展

  1994年  云南现代重彩画大展——美国

  1994年  中国云南版画展——日本

  1993年  云南六人美术作品展——中国美术馆

  1992年  中国当代版画展--云南篇——香港

  1991年  纪念‘讲话’发表50周年全国美展

  1991年  全国第四届三版作品展

  1991年 中国西湖美术节全国美展

  1990年  首届全国青年版画大展 

    获奖

  2009年 美国西部和西南部大学美术奖学金竞赛入围奖

  2008年  夏威夷 Chun Ku and Soo Yong Huang 研究生奖学金

  2004年  美国福特基金会国际全额奖学金

  2004年  云南美术作品展二等奖

  2001年  第四届全国山水画展荣誉奖

  2000年  云南省第三届文艺创作基金三等奖

  1999年  建国50周年云南省美展2等奖

  1997年  加拿大枫叶奖国际水墨创作展佳作奖

  1994年  云南省第五届版展2等奖

 

    主要收藏机构

  古巴亚洲艺术博物馆

  美国旧金山亚洲艺术博物馆

  夏威夷火鲁奴奴市政厅

  中国美术馆

  北京国际艺苑美术馆

  上海美术馆

  日本相生森林美术馆

  日本仟代田俱乐部

  神洲版画博物馆

  云南美术馆

  内蒙古美术馆

  深圳美术馆

  江苏美术惯

  安徽美术家协会

  中国美术金彩奖组委会

  台湾文化建设委员会

我的发言:

   从我正式从事美术创作到现在,已经二十年了。在这二十年里,有十多年都是在我的家乡云南,四年在美国,来到北京刚好一年。

    我在大学学的是版画,第一组正式的创作就是版画。二十年来也尝试过不同的材料和媒介,尝试过不同的风格,其实至今一直都在寻找。

    但我究竟在找什么呢?从我现在的体会来看,其实我是一直在寻找我自己。因为我觉得,在这样一个时代,要找到那个真实的自己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我们这个时代有太多的东西可供参考和借鉴,有太多的可能性可供选择,还有太多的诱惑难以抗拒。有人说,地球已经变成了一个村子;也有人说,世界是平的。科技的发展,信息交流和交通运输的便捷正在把民族与民族,国家与国家,人与人之间的差距抹平。人与人之间显得越来越相似了。

然而,人毕竟是文化的动物,每一个个体的身上都打着不同文化的烙印。从艺术上来说,这样的不同,恰恰是艺术的价值所在。

因此,在艺术创作上,找到那个真实的自己是很重要的。

    从我个人的体会来看,寻找自己首先必须回到自己的内心。这也就是这个展览之所以叫“心迹”的原因。叫“心迹”其实还有一层意思,因为版画也被叫做“痕迹艺术”,虽然我已经不关心我的作品究竟是不是版画了,但我很喜欢“痕迹艺术”这个概念。因为我的手在操作中所留下的痕迹构成了我的作品,它直接联系着我的内心。因此,从我个人来说,找到那个真实的自己,最终还是要回到内心,具体来说就是回到自己的手上。其实回到手上,就是回到个体;回到个体就是回到文化!回到传统!
                                                                                    杨永胜

 

飘移(2/10)49*50套色木刻 杨永胜1991

 

虫的启示(1/10)套色木刻 49*50 杨永胜1991

 

虫1991之二(2/10)套色木刻 49*50 杨永胜1991

 

虫1991之三(2/10)套色木刻 49*50 杨永胜1991

 

旋流(5/20)套色木刻 60*50 杨永胜1992

 

林中女(4/20)套色木刻 60*50 杨永胜1992

 

梳扮(1/7)套色木刻 80*70 杨永胜1992

 

南国女(2/20)套色木刻 60*50 杨永胜1993

 

森林之梦(3/20)套色木刻 60*50 杨永胜1993

 

甜梦(19/20)套色木刻 50*46杨永胜1994

 

侧影(9/11)套色木刻 70*83杨永胜1994

 

夏韵(2/20)套色木刻 50*46杨永胜1995

 

回家(9/20)套色木刻 42*44杨永胜1998

 

孔雀舞(6/20)套色木刻 47*47杨永胜1999

 

太阳鸟(2/20)套色木刻 44*42杨永胜1999

 

浪花(8/20)套色木刻 44*42杨永胜1999

 

秋(13/20)套色木刻 47*47杨永胜1999

 

远湖(6/20)套色木刻 47*47杨永胜1999

 

瓦女(12/20)套色木刻 42*44杨永胜1999

 

金色阳光(6/15)套色木刻 60*60杨永胜2000

 

拙虫(14/20)套色木刻 44*42杨永胜2001

 

朝阳(9/10)套色木刻 64*60杨永胜2001

 

飞升(1/10)套色木刻 60*60杨永胜2002

 

玩偶(5/10)套色木刻 60*60杨永胜2001

 

日蚀之一(48/50)木刻 32*51杨永胜1994

 

日蚀之二(30/50)木刻 32*52杨永胜1994

 

路漫漫(14/50)木刻 62*45杨永胜1998

 

生灵(22/50)木刻 75*51杨永胜1998

 

老阿达(6/50)木刻 51*60杨永胜1999

 

通天树(1/50)木刻 34。5*152杨永胜2002

 

祥云飘过(A/P)木刻 51*148杨永胜2004   
 

    木刻如何能飞?那些刀凿是金属的,那些木板是沉重的,转印后的纸张再轻,没有狂风也无法飞扬。但杨永胜创作的木刻作品的确飞了起来,只不过它们没有飞在物理的世界里,而是飞动在观看者心理的世界中。一个雕凿刻画后的木版图像,原本只能转印成一个形象,即便是使用套色技术,在色彩上会形成变化丰富的视觉效果,但形象本身的形体结构仍然是其本身。这种木刻的限定性和沉重处,被扬永胜穿越和带动了起来——他让一个木刻形象在连续的平面空间中能够从无到有,从有到无,其中细节和局部能够随着连续平面空间的展开而逐渐清晰和逐渐消弭。他用的只是一块木板,但他却用纸张记录下他对这块板子上形象的每一次明显的刻画和雕琢,包括他对某个局部的刻画与消除,对另一个局部的描刻,以及随之而来的又一次消抹和对再下一个局部的关注。
 

    如果我们仔细观看这些连续展开的版画,画面中的木刻形象于是就真的在我们的视觉心理舞动和变化着,它们在这些平面空间上滑动和飞舞,让人感到神奇。木刻的局限得到了突围,木刻的沉重有了轻盈的理由和途径。而杨永胜之所以能够如此看似轻松地突破这个困扰着木刻版画家的难题,其实是他二十年版画实践尤其是对艺术开放式的理解与观念造就的。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云南艺术学院的学生时代,他娴熟地掌握了木刻版画的语言技巧,并且受到那个时代文化热的深刻影响,创作了大量明显带有神秘性、原始性和生命力的油画作品。到美国夏威夷大学学习期间,他获得了专业技术之外文化和社会的开阔思维训练,这使得他不仅能够从民族与民族、民族与国家、国家和人类的角度思考艺术创作,更能够从自我与社会、自我与语言的四向角度思考木刻版画艺术在当代生存与发展的可能。他将代表鲜明自我的指纹放大后刻在清代高背椅上,再将这把椅子整个拓印下来,按照中国传统立轴的方式裱褙展示,实现了木刻材料和形象的出走,脱离开平面木版,走向了广阔的实物世界,让现实实物成为木刻创作的载体,拓宽了木刻版画的边界,实现了跨界式艺术创作的新目的。
 

    杨永胜不仅用全新的艺术观念让木刻的形象飞动起来,让木刻的材料跨越起来,还让木刻的形象本身有了更加主观甚至抽象的转变。他的指纹不仅是自我指证的生理载体和依据,而且这种个人化的痕迹还可以幻化为一种风景,一个世界。“小中见大”,是中国传统美学中意境建构的一种追求,细小些微的指纹中却能够蕴涵着一个涌动勃勃生机的大千世界。艺术家自由开合和上下穿梭的艺术视野,为他原本非常有限的木刻版画带来了层层生机与活力,不仅实现了语言的突破,而且承载起文化与社会的信息,令人耳目一新。期望杨永胜能够不断地巩固这些木刻版画领域里的新尝试,让木刻语言和观念在飞动的同时,能够焕发出一次又一次新的价值和意义。
杨永胜

2012年10月

该页已被阅读 19483

上一篇      下一篇

春秋版画博物馆    电话:010-88580136 88895208  传真:010-88895208-108 邮箱:3zmuseum@sina.cn

Copyright ® 2009 春秋版画博物馆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案09064994号http://www.beian.miit.gov.cn